发新话题
打印

(小说)殇 二

(小说)殇 二

山林之下,黄土道尽头,越过桥便是村口。大汉以斧为杖,胸口还残留一些血迹。

黝黑的脸上略显焦急。
才到桥头,大汉猛地倒吸一口凉气。
一座桥,恍隔世。
静!

炊烟不见,死村无鸡鸣。
大汉不顾伤痛,疯野似得冲进村里。
哪里还有半个人影。


大汉已然狂乱,蹬门踹户,高声嘶吼。
小儿已不再,但是村民呢?

静!
除了大汉的狂乱。

只听树叶沙沙,乌鸦嘎然。

乌鸦?大汉喘着粗气喃喃念叨,突然他向着乌鸦鸣叫的方向冲去。
后山

天已暗淡。
树林中,大汉紧握着双手,指甲紧紧扣近肉里。
牙关紧咬,从嘴角已经流下血痕,肌肉颤抖。
面对他站立的,赫然就是曾经熟悉的是五十多村民,一个不多一个不少,密密麻麻站在树林里。

低垂着头。
往日鲜活容颜,已成青灰色。圆睁的双目,散出了死前的恐惧。
风凉兮鸦鸣,叶凌乱兮草无情。
面对如此惨象,并不像平常人一样恐惧,惊慌失措。
愤怒填满了胸膛

大汉将手中斧,胡乱劈下。却激不起空气的半点涟漪。圆睁的双目已然赤红,片刻后他停下狂乱的身形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以斧支撑喃喃道:大哥!我如今已是废人,你何苦如此相逼。这是你杀的吗,这是你杀的吗?逼我出山要如此吗?用意何在!用意何在啊!
说完一声悲鸣 竟然嚎啕大哭起来。
随着悲鸣,森林里振起一片鸟飞。

回想十年前,他受伤随水漂流至此,受了村民搭救方能存活至今。
这样的恩情对于大汉来说,感激涕零。从此,他隐姓埋名,不问世事,安然生活于此,娶妻生子,多么快活。后来妻子早逝,更受村民安慰良多,从此便将全村人当家人般看待,村里多是老弱,为了照顾老弱烧柴打猎他仗着一身力气更是一肩承担,村里的壮年一代俨然以他为首。
可如今,望着曾经视如亲人的村民,大汉纵然有千般力,也如石沉深渊。
无!力!回!天!

TOP

发新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