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话题
打印

(小说)殇 四

(小说)殇 四

光阴如剑,一晃三年

峰回路转五十弯,弯弯转转绕连环,青山埋路街为草,老松绿柏寄云间。苍老之声一曲颂完,老者呆坐于山石之上,只能看到余晖洒落之下,丝丝银发随山风飘散,一身黄袍虽然发旧,但也干净。

正如老者歌中所述,此处竟是一个绝崖。

老者脚下,万丈深渊。
一条小路不知从哪里出现,弯弯延延才到崖顶。

一片落叶随风飘至,老者轻轻伸出手托住。把玩了一下,又轻轻一吹,落叶飘飘荡荡,向深渊之下落去。

“爷爷,吃晚饭了”
突然一声清脆的童音。在遥远处响起。
远处隐藏在云雾中=依稀有几处草房,老人缓缓回过头。

虽然是山间余晖,但还尚还光亮,
随着老人转过的头,不自觉空气中降下一股阴森之气,空气为之一冷!

这竟是一张如此可怖的脸皮!

黑焦色的面孔上划痕如渔网般交织,竟看不到一块好的皮肤。一只白色的眼球,如浑浊的脓球一般留在原处。

“爷爷,快回来吃饭”

童声再次响起,

一孩童三蹦两蹦竟然从那看似很远的地方,瞬间到了近前。

一张白净的玉般的小脸,唇红齿白。生的女娃娃似的,大概8,9岁的样子。

孩童脚踏神奇步伐,两步已经搂住了老者的脖子。

丝毫不惧怕老者丑陋的脸。

小童挂在老者的脖子上,荡了两荡,发出咯咯的笑声,看似十分开心。



老者也看着小童发出了两声笑声,但脸上的表情却比鬼还难看。

这一老一少,一美一丑,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麟儿,最近很用功啊,这步法使用纯熟了。吃完饭后,爷爷教你新的法术。

“爷爷说话算数!”

小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搂着老人的脖子又打起了两个秋千。


老人虽然瘦弱,但也如磐石般,任由小童在自己身上胡闹。丝毫也不显吃力。

一阵山风吹过,又多了一些落叶。

“爷爷,吃饭吧”
“好”
孩童不再胡闹,挽着老人的手,两人往茅屋走去。

[ 本帖最后由 mapefe1 于 22-11-2011 23:36 编辑 ]

TOP

发新话题